綠色夢想 創新實踐——天龍生態13年堅持綠色發展雙贏紀實
2014-04-04 包頭日報

  (包頭日報記者:張海芳,實習記者:李雪巖)天龍生態在13年的治山造林實踐中,始終以修復生態為己任,以科技創新為核心,以和諧綠色為夢想,通過節約型科技生態修復模式,開創了中西部地區生態修復新局面。

  近日,由國家林業局黨組副書記、副局長張建龍帶領的生態建設與?;すぷ韉餮兇槔窗餮?,在實地察看了天龍生態大青山南坡綠化工程后,對天龍生態以科技創新修復6萬畝大青山的生態成果給予肯定。
  據悉,僅在2013年,天龍生態就相繼迎來中央、自治區多位領導以及全國、自治區人大代表的親臨考察。面對各方關注,人們不僅想問,這是一家怎樣的企業?又如何引發如此熱度的關注?
  用性格定義:它執著務實,腳踏實地,勇于擔當,用13年的時間,讓專家斷言難以修復、荒蕪百年的大青山南坡重披綠裝。
  用數字解讀:天龍生態歷經13載,累計投入近6億元,鋪設滴灌管道3000公里,實現造林300余萬株,修復大青山6萬余畝。
  用權威說話:2013年9月28日,在由國家林業總局發起、中國環境報主辦、天龍生態承辦的“踐行生態文明,建設美麗中國”生態行業研討會上,天龍人致力生態建設的作為受到主管領導、行業專家的肯定,并被中央電視臺經濟信息聯播、《人民日報》、《光明日報》、《經濟日報》等媒體稱為當代“生態愚公”。
  用榮譽見證:僅2013年,天龍生態就相繼榮獲中國公益節“年度最佳綠色貢獻獎”、《環球時報》總評榜“年度最具社會責任感中國企業”、“內蒙古綠化模范單位”等榮譽稱號。
  

 

  堅守綠色生態夢
  2013年,自治區“8337”發展思路提出,要把內蒙古建成我國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,內蒙古大青山生態修復又一次被擺在生態建設的重要位置。
  眾所周知,這條重要的生態通道多年來飽受生態惡化之苦,山河干竭、林木枯萎、土壤衰化,野生動植物逐漸消失殆盡,大青山儼然成了一座石山、荒山。石山上種樹,成為大青山生態修復亟待攻克的難題。
事實上,早在2001年包頭市便啟動了大青山全民綠化改造工作,鼓勵社會力量、企事業單位和個人承包荒山,參與生態建設。同年,天龍生態積極投身于大青山南坡綠化改造項目中。
面對覆土不足10公分、干旱少雨、高寒低肥、環境極度惡劣的大青山石質山區,天龍生態歷經13年的攻堅,累計投入近6億元,使用人工20多萬人次、水車15萬輛,建成水庫8座、水塔4座、儲水罐22座,鋪設節水滴灌3000多公里,最終實現了荒山造林300多萬株、生態修復6萬多畝的生態奇跡。
  當年,曾有專家斷言:這是人一輩子也難以恢復的荒山。如今,站在天龍生態中央觀景臺上,遠眺四周連綿起伏的青山,俯瞰腳下掩映的片片湖泊,人們會由衷地向用汗水換來青山綠水的天龍人致敬。
眾所周知,企業需要利潤支撐。那么,天龍生態為什么會選擇這項投入多、回報少的生態修復事業呢?
天龍生態總經理崔貴明告訴記者,在大青山生態修復的初期,這確實是一項高投入、幾乎是零回報的項目?!拔頤喬叭曛值氖鞔婊盥式鲇?0%。當時選擇承包荒山的有40多家企業,都因‘樹種不活、錢賺不上、人耐不住’逐步退出,我們也是依靠原有產業所得的6億元投入,才堅持了下來?!?BR>  回憶起當年立志于生態建設的初衷,崔貴明感慨地說,當他們有機會看到一些國家良好的生態環境后,一種對自然的敬畏、對綠色的渴望、對改善家鄉環境的使命感撞擊著他們。雖然回報社會的方式有很多種,但天龍人還是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最艱難、也最具挑戰的治山造林、生態修復。多年來,人與自然的和諧相處、建設美麗家園成為團隊上下的共同愿景。
“這幾年,黨和國家對生態文明建設高度重視。同時,我們在創新實踐中總結了一套生態修復模式,治山造林有了更好的成效,也獲得了可持續發展的盈利能力,這更堅定了我們堅持綠色和發展雙贏的生態修復事業?!貝薰竺魎?。
  

  鑄就科技創新力
  在治山造林、生態修復的長征路上,天龍生態不斷創新,在實踐中創造性地總結出“天龍八步+超旱生林木+循環節水”三位一體的節約型生態修復模式,成功解決了土壤水源先天缺失的大青山生態修復難題,在國內荒山石山生態修復方面實現了新突破。
  同時,以科技創新為導向,天龍生態完成了“治山造林—科技型生態修復—生態產業模式運營”三個發展階段,實現了從體力苦力到生態科技力,再到企業整合運營力的質的飛躍。
  崔貴明說,在科技創新方面,“天龍八步+超旱生林木+循環節水”節約型生態修復模式,為干旱半干旱的大西北地區提供了“高適用性、高存活率、高節水性、低維護成本”的生態修復應用價值。其中,“天龍八步”石山科學植樹法的關鍵技術就是運用深層定向震蕩爆破技術,在不破壞巖體的情況下,在石山上開挖出布局合理的樹坑,然后成功實現種植。
  在樹種方面,天龍生態率先創建“超旱生林木”科研推廣基地,通過種植超旱生林木提高成活率。超旱生林木具有耐旱、耐寒、耐鹽堿、耐瘠薄的超強抗逆性,是至今發現攻克石質荒山的最佳樹種。據介紹,超旱生林木的存活率高于普通林木3倍,維護成本是傳統綠化的1/10,每畝生態林每年可節約用水10噸。目前,天龍在干旱半干旱的大西北地區引種馴化培植的超旱生林木已有30余種。同時,公司還創建了“立體循環節水系統”,有效實現集約化、科學性的節水型生態修復。
  在經營創新方面,天龍生態用產業化的方式推動生態文明建設,依靠13年大青山生態治理的專業和科技優勢,正努力將節約型生態修復模式推廣運用到“道路邊坡、工礦廢棄地、市政園林景觀綠化”等領域,已取得良好的生態效益和經濟效益。
目前,公司相繼完成了公園、地產景觀綠化、河道綜合治理、道路邊坡綠化等治理項目。特別是去年12月底,以高標準、高效能完成包頭市G6高速110國道標段的邊坡綠化工程。


  描繪生態路線圖
  2013年,自治區黨委書記王君在考察天龍生態時表示,綠色與發展雙贏模式值得深入推廣,這給天龍人帶來更大的信心和希望。
  在生態文明建設的長征路上,天龍生態為實現綠色可持續發展,持續打造以生態創新科技為核心的企業競爭力,繼續發展以“生態修復技術和超旱生苗木研發、生態治理與修復工程、超旱生苗木銷售與推廣”為一體的生態修復產業鏈結構,致力打造中國生態修復與環境治理第一品牌,為建設生態內蒙古、美麗包頭盡責盡力。
  如今,面對生態文明建設的良好機遇,天龍生態已經確定了生態建設發展路線圖。
  崔貴明說:“我們在上一個13年治山造林,修復了6萬畝荒山,創新了生態修復模式。在接下來的13年甚至更長遠的未來,我們還要繼續堅持生態文明建設,堅定生態修復的信心和決心,狠抓務實,開拓創新,以科技創新推動生態文明建設?!?BR>  為此,天龍生態制定了5大生態戰略目標:即繼續完成大西北超旱生林木種質資源的建設項目;加大科技生態修復荒山、工礦廢棄地的修復力度;加大節約型科技生態修復石質荒山、荒地的研究和推廣示范力度;推動在荒山荒地展開生態商業綜合體更深、更廣地發展,提升生態產業的正增量;探索綠色與發展共贏的新型生態修復模式,走現代生態商業綜合體之路。

  ■記者手記
  治山造林的生態夢想可以走多遠?天龍生態用13年的執著堅守和科技創新,為我們詮釋了生態夢想的長度。生態修復的創新變革可以有多大?天龍生態用6萬畝的綠樹,堅定了包頭人大青山五十余萬畝石山治理的信心和決心。
  回顧過去的發展歷程,天龍生態在13年的治山造林實踐中,始終以修復生態為己任,以科技創新為核心,以和諧綠色為夢想,通過節約型科技生態修復模式,開創了中西部地區生態修復新局面。同時,也用生態產業化的方式,走出一條向生態要效益、向綠色要發展的可持續發展道路。
  而作為一家研究推廣超旱生林木的民營企業,天龍生態倡導人與自然的和諧發展,遵循適地適種的自然規律,研發推廣“超旱生林木”,也為大西北生態修復提供了可供推廣的寶貴經驗。